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成功案例 >
昔日“麻风村”有了新教学楼
发布日期:2022-08-09 23:05   来源:未知   阅读:

  开栏的线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胜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深入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的关键一年。为深入践行习提出的增强“四力”要求,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营造浓厚氛围,今天起,本报启动“新春走基层·教育脱贫攻坚一线见闻”主题采访活动,聚焦脱贫攻坚主题,派出多路记者深入基层、深入校园采访,用笔端、镜头生动记录教育系统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感人故事,集中刊发来自一线的鲜活报道,凝聚广大干部师生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的强大力量。敬请关注。

  “我们刚刚搬到上面去。”春节前夕,落松地小学校长农加贵一见到记者便迫不及待地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栋橘黄色的四层教学楼映入眼帘。落松地村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一个偏远的小山坳,“昔日的麻风病村”是这个村子最深的烙印。

  1986年,高中因贫辍学在家的农加贵不顾家人反对,“壮着胆子”来到这个人们口中的“那边那个村”,当了一名民办教师,办起村里第一所学校。34年来,农加贵一人撑起一所学校,将11届110个孩子送出大山。

  农加贵带我们参观校园,话题离不开落松地小学近年来的变化。他说,孩子们在学校都吃上了免费营养午餐,这几年中心校给学校请了一位工人,专门给学生做饭。教学楼一层的食堂外,农加贵和孩子们种的青菜成熟了,绿油油的,“这几天我们吃的就是自己种的菜”。落松地小学曾几次迁校,最初在远离村子的皮肤防治站办学,在土坯垒起来的屋子里上课。后来几经辗转,1996年搬到现在的位置。刚搬来时,县政府给了2000元补助,村民们投工投劳,用石块搭建起两间石头房。2012年,原来的校舍被拆除,县教育局花20万元在原址上新盖了3间平房,一直用到不久前。2018年,学校添置了一台新电脑,并连上了网络。

  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的文山州,是全国少数还未完全脱贫的地区之一,广南更是全州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硬仗中的硬仗。近年来,文山州、广南县党委、政府以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为抓手,坚决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

  这座由政府投资200万元新建的教学楼,坐落在平房旁边。在过去一年里,农加贵和学生坐在教室里,眼看着新教学楼一天天变高。

  “现在学校终于有一栋楼了,学生很高兴,村民们也很高兴。”农加贵难掩激动。搬家那天,剩下两个书架搬不动,农加贵喊了两个上山干活的家长,他们放下锄头就过来了。

  学校的事向来都是村里的头等大事。村民为了留住农加贵,在他转为公办教师前,每个月凑出35元补贴给他。这35元钱有元、有角,甚至有分,是村民用锅蒸过,消毒后让医生转交给农加贵的。“对这里的人来说,教育几乎是他们下一代走出村子,摆脱‘麻风’阴影的唯一途径。”农加贵说。落松地小学原本规划只教到三年级,然而当1989年第一届三年级学生毕业时,却没有学校敢收这里的学生。农加贵回忆,当年9月,他跑了三四所小学,但都被各种理由回绝了。农加贵下定决心,自己把孩子们教到六年级。

  对落松地小学和落松地村来说,1992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年,孩子们很争气,10个孩子的成绩都超过了县上初中的录取线。但在填写学生资料的表格里“家庭住址”一栏时,所有人都犯了难。农加贵想,总不能填“麻风村”,让孩子重蹈三年前的覆辙吧。

  农加贵提议改村名。“我们当地把花生称为‘落松’,这里花生种得好,就把村名改成了‘落松地’。”这一改,让这个建村35年、几乎被人遗忘的小山村,终于有了第一批走出去的孩子。

  那天,农加贵把孩子们送到县城的初中,帮他们安顿好吃住,然后准备回家。可这10个长期与世隔绝、受到歧视的孩子,一步不离地紧紧跟着他、看着他,什么也不说,眼中充满了不舍……

  也是在1992年,这一年通向村里的警戒线被拆除,医生也撤离了,当地麻风病的历史宣告结束,外界对村子的隔膜也一点点消失。落松地,迎来自己的新生。如今,从农加贵办公室的窗户向外望,不远处,几排整齐的蓝色小楼就是落松地村。

  村口立着一块“文山州民族团结示范村”的碑。不久前,村里重新粉刷了外墙,墙上画了村民们修路、耕种的场景。村活动室正在装修,将用于介绍村民几十年来自力更生、团结互助的故事。

  村里的老乡朴实亲切,听到有记者来,便开门邀请到家里坐坐。“村里的学校好不好?”老人听不懂普通话,经人翻译,连声说“好啊,好啊”。

  下午5点,张碧思、张碧瑞姐妹俩放学回到家。他们的父母外出打工,由家里老人负责照看。农加贵说,落松地小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这里的孩子一直都很争气、很听话,因为身处这个环境,他们知道只有好好读书,才能走出大山,所以都很珍惜。”

  在两姐妹家门口不远处,一处乡村文化墙上画的正是农加贵和落松地小学的故事,烛光下,7个孩子正在读书,旁边写着两行字:教育点燃心灵,知识照亮人生。

  如今,落松地小学只有四年级的7个学生,是建校以来学生人数最少的时候。农加贵告诉记者,这几年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多,学校每三年招生一次,2018年,送走一届六年级学生后,学校没有招到新学生。

  农加贵今年54岁了,即将面临退休,他最担心有没有人来接替自己。他说,如果没有老师来,在自己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会把这些孩子一直教下去”。(记者 王家源 发自云南广南)

  2022年8月8日,在重庆万盛经开区南桐镇金兰坝村,青山绿野与金黄色稻田和鱼塘相互映衬,田野的线条在稻田中穿梭,美不胜收。近年来,当地加快采煤沉陷区生态环境修复,将绿色还给矿山,昔日采煤沉陷区,今日放眼满山绿。

  近几年,青海省不断加大投入和保护治理力度,持续推进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程,流域生物多样性和物种丰富度显著提升,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旅游休闲。

  随着暑期到来,天台山进入旅游旺季,当地高度重视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不断挖掘提升太阳文化资源,聚力打响日照太阳文化品牌。

  暑假期间,东港区充分发挥村镇新时代文明实践所作用,招募老师、志愿者等深入到268个乡村书屋,为学生开展各类教育服务,让孩子们度过一个快乐充实的暑假。

  四川省华蓥市禄市镇姚家塝村在灼灼其华的紫薇花和翻着金浪的水稻点缀下,恰似一幅恢宏绚丽的锦绣画卷。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珍珠列岛碧波涟漪,远山、翠岛郁郁葱葱,苍翠欲滴,美不胜收。

  2022年8月3日,由中铁十一局施工的湖北省襄阳市环线提速改造工程跨襄阳北编组站大桥T3主墩顺利实现转体。

  近年来,该县大力推广蜜蜂养殖产业,通过公司+合作社+蜂农的发展模式,形成了集养殖、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产业链,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

  2022年7月29日,河南省三门峡市西闫乡东吕店村农民为铁棍山药进行管护作业。盛夏时节,豫西大地黄河南岸广袤的田野里,红薯、铁棍山药、葡中药材等农作物长势喜人,农民们正抢抓农时进行管护作业,田间地头一片忙碌景象。

  2022年7月28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钦工镇条沿村1500亩梨园内,脆甜可口的翠冠梨挂满枝头,农户们忙着采摘、装箱、运输,呈现一片繁忙的丰收美景。今年夏天持续高温,市场行情看好,预计全村梨子总销售超千万元,人均增收超2000元。

  2022年7月26日,辽宁省沈阳市30余位小学生在辽宁猎鹰国防教育基地参加暑期国防教育夏令营活动。八一建军节前夕,学生们通过军事拓展项目训练,培养自主独立的生活习惯和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同时增强了学生们的国防意识。

  湖南张家界市武陵源景区天子山索道工作人员对索道运行设施进行安全检查。该景区在做好疫情防控、预约游览等服务保障措施的基础上,加大对景区内高空客运索道的安全隐患排查力度,保障高温天气下旅游接待安全。

  2022年7月24日,河北省遵化市团瓢庄乡山里各庄村在废弃尾矿上修建的景区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2022年7月22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印象·袁家村,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跑驴(丁嘴跑驴)非遗传承人在为游人表演

  2022年7月20日,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阜溪街道龙胜村小山漾淡水珍珠养殖基地,养殖户在采收珍珠蚌。

  2022年7月18日,有着“天鹅之城”美誉之称的河南省三门峡市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湖面上密密层层的荷叶铺展开去,与蓝天白云城市相连接,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2022年7月17日在江苏启东中远海运海工码头拍摄的世界首艘3000吨级自升式风电安装船。

  国家重点工程常益长高铁铺轨成功通过由中铁五局承建的常益长高铁全线控制性工程——资水特大桥,为常益长高铁建设早日通车运营奠定坚实基础。常益长高铁资水特大桥全长9267.57米,是常益长高铁全线的重点控制性工程。

  2022年7月18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沟,无人机航拍晨雾环绕中的森林“地球仓”。这是去年9月,刚刚建成的地标性旅游配套设施,进一步提升了游客的旅居服务品质。

  2022年7月17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村,游客骑行在生态如画的景色中。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以及学生暑假的到来,九寨沟的旅游逐渐热了起来。

Power by DedeCms